【記者林獻元台中報導】日前朝陽科大20人夜唱團,共造成11人確診染疫,台中市衛生局立即應變,在朝陽科大成立快篩站,要求當時在校師生進行篩檢,並建議有其餘師生若有疑慮,也可前往篩檢。豈料此安定人心之作為,竟被某黨議員曲解為要求全校師生都需篩檢,並將篩檢均為陰性之結果認知為浪費資源,台中市議會國民黨團痛批,難道一定要有市民確診了才能不噴口水?是見不得民眾都健康嗎?

 

書記長陳政顯表示,防疫一定要料敵從嚴,由於大學生的活動力與移動力都比較強,因此,當朝陽科大夜唱團陸續出現狀況時,衛生局當機立斷,立刻成立前進快篩站並立刻展開快篩的作為,相較於等確診了,才通知確診者同居、或曾活動區域的相關人士匡列隔離,更能夠即時安定人心、避免恐慌。

 

陳政顯說,學生夜唱確診期間雖然多數師生並未在校,但因為當下並沒有辦法確定,該段期間有沒有師生或廠商因個別因素曾回校辦事或找同學,因此建議其餘師生如果有疑慮,也可以主動進行快篩,這是相信該校師生有理性判斷的能耐。

 

如果當事人並沒有在特定日期到校,自然就不會去進行快篩,這和強制要求根本是不同概念,但某議員故意曲解,認為其餘一萬餘名師生都要去快篩,這是國文閱讀能力不足,或者是要故意混淆視聽、製造不滿?

 

黨團議員說,許多國人都有出國的經驗,在出入境時,國家邊防機關為了杜絕走私或不明人士混入,都會進行護照查驗,如果都沒有揪出不法人士,難道就要說查驗護照是錯誤決策?

 

經過篩檢後確認在校師生都是陰性,這是好事,但如果因此就要說篩檢是錯誤決策,這根本就是倒果為因,見不得民眾健康。又或者,是在替準備了17個月卻還檢驗量能不足的衛福部移轉焦點?

 

黨團議員表示,透過快篩與PCR檢測的模式,一方面可以減輕中央各檢驗實驗室的負擔,一方面能及時找出「偽陰性」或「偽陽性」,再據以隔離處理加以醫療,才能真正解除埋在各社區的地雷,若擔心防疫模範生的假象被戳破就不進行特定區域或事件快篩,這才是反智行為。

 

防疫不是小事,請讓專業的衛生局官員以及各醫療院所的醫護人員好好做事,黨團呼籲特定議員請不要為了嘩眾取寵就抹殺她們的辛勤付出。逃避篩檢無法解決問題,今天如果沒有到校園快篩確認所有師生的安全,難道要學中央,事後再來個校正回歸嗎?篩檢結果沒有確診,更能安定人心,更能讓民眾穩定情緒一起為後續防疫貢獻力量。

 

議員黄守達回應指出,國民黨市議會黨團可能不是很了解盧市府的防疫作為才會有此誤解。520日台中市政府新聞清楚寫道,「朝陽科大快篩站也針對留在校內800人進行第一波快篩,對於已離校及離開台中市超過14000名師生,市府已請學校協助通報師生可至全市快篩站,或就近在該縣市快篩站篩檢」。

 

而且盧市長也於當天臉書呼籲:如為朝陽大學之師生,可盡快前往台中快篩站快篩檢驗;另外,朝陽科大也因此要全師生填寫篩檢回報進度。這些全部都有紀錄可供查詢。

 

黃守達強調,重點並非檢驗結果。指揮中心醫療應變組就早已指出,若當地疫情較不嚴重,抗原快篩偽陽性機會恐高達70%,結果也已證明此說法。他本人也早已與衛生局溝通多次快篩站設置與宣導的問題,並於臉書粉絲專頁進行宣傳。

 

黃守達質疑,若盧市府真的認為其決策無誤,為何要請大家都去做快篩,卻又只快篩了1000多名師生即撤除朝陽快篩站,並要大家可以安心?這是依循何種標準?那剩餘的學生如何能確保沒有問題?偽陰性造成的破口呢?這樣的魯莽作為竟還可以美化成安定人心,根本就是造成醫療量能的浪費跟製造更大的恐慌罷了。

分享

台中市禁止店內用餐 市議員羅廷瑋建議經發局輔導業者建構外送平台或是跟現有的外送平台合作 幫助業者度過眼前難關

最艱難道路燙平!中市府將修復台灣大道機慢車道